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跑出“冰墩墩”,欲绘“谷爱凌”:他们用双脚跑画北京冬奥

发布日期:2022-03-31 12:29    点击次数:85

“跑画的时候可以天马行空,大地为纸,双脚做笔,汗水做墨,挥毫泼墨,把健康和快乐传递下去。” 2月1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北京朝阳公园附近一座办公楼内见到了擅长用跑步轨迹作画的崔献伟。健康的小麦肤色、蓬勃的精神状态......还未开口,就可以感受到“跑画”带给他的能量。 从2019年起,崔献伟和他的北京跑画俱乐部就先后用GPS轨迹跑出了“冰墩墩”、“雪容融”、冬奥会会标等冬奥会主题的“跑画”。最近,他打算带着成员们再通过跑画的形式,呈现“冰墩墩”、“谷爱凌”等形象,为北京冬奥会加油助威。 3年前跑出“冰墩墩”与“雪容融” “压腿...开合跳...肩部运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经常聚集着一些做拉伸运动的跑步爱好者,与众多跑团不同,他们的目的并非追求速度,而是要跑出一幅画。崔献伟(左二)和北京跑画俱乐部成员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带着大家热身的崔献伟,人称“北京崔哥”。在大伙眼中,今年49岁的崔献伟“有才、热情、坚持”,是跑画团的灵魂人物,团队跑过的所有图案设计都出自他一人之手。今年“冰墩墩”大火,其实崔献伟此前早就带着团队跑出过一个“冰墩墩”。 “我是做工业产品设计的,也喜欢跑步,有天突发奇想,能不能结合技术手段将图画以跑步的形式呈现出来”,崔献伟说,这种由跑步轨迹组合的画叫“GPS跑画”,即按照规划好的路线跑步或者骑行,使用全球定位系统(GPS)记录下运动轨迹,在地图上形成文字或图形,最终形成一幅幅“画作”。 每次跑步前,崔献伟都需要用电脑将素材先勾勒出来,然后通过手稿进行布线,避开不可通行的领域,这是一项十分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工作。“目前我们的跑画大多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进行,我在这边住了快9年,大大小小的道路、树木都已烂熟于心。”如果要跑不熟悉的环境,崔献伟会提前实地考察,避免画图时涉及河流或大型建筑等区域。 2019年,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发布。崔献伟很快打开电脑,备好纸笔,进行跑画版“冰墩墩”草稿勾勒。伏案五六个小时后,他终于完成了包括手稿在内的草图,在吉祥物发布的第二天就与5名成员相聚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展开了5个多小时的慢跑和徒步,用双脚绘出了一个彩色的“冰墩墩”。“冰墩墩”跑画。 崔献伟说,别看“冰墩墩”可爱,但要实际跑出来存在许多难点,比如它的头部圆环上有多种色彩,实际跑步会发现很难细致呈现每条彩带,所以最终临时改成了两条线,而其他部位在结合实际路况的情况下,都尽量贴合原型。 除力保图案形似度外,崔献伟还是一个“数字控”。“你看这张‘冰墩墩’跑画有什么特别的?”崔献伟拿着手机一边向新京报记者展示当时跑出的“冰墩墩”图片,一边意味深长地笑道,“10.10公里!这是我们特意经过计算跑出来的,十全十美。”实现“冰墩墩”跑画后,2019年年末,崔献伟和成员们又踏上跑“雪容融”的征程。当时适逢北京年末第一场大雪,“既然下雪了,不如就把‘雪容融’跑出来。”崔献伟也深表同意,“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是在一起的,一个都不能少,‘冰墩墩’和‘雪容融’两个画拼在一起,才是完美的组合。”正如“雪容融”在动画中经典的滑冰动作一般,崔献伟和成员们的“雪容融”之旅也非常“滑”,“可能是刚下完雪,真的比跑‘冰墩墩’的时候滑多了,不过大家都坚持下来了。”崔献伟说。 而在眼下正举办的2022年冬奥会上,“冰墩墩”火速收获了国内外大批粉丝。崔献伟对自己的儿子说,“等周末有时间,我带你跑一个‘冰墩墩’,这样不但可以得到一个吉祥物,还能体会到冬奥氛围下的体育精神。” 跑画过程中随时确认GPS轨迹  跑画看似简单,实则十分需要专注与坚持。“GPS的轨迹是通过手机信号传递的,如果信号不流畅,GPS就会重新计算,导致整个画面不完美。”跑画过程中,崔献伟和成员们背着水和干粮在林中穿梭,每走一段,都需要拿起手机,确认GPS的轨迹出现后,再向下一个地点出发。跑完那一刻,“当看到手机上最后成型的图画时,那种优越感和满足感就让人忘记了所有的疲劳。这感觉比我绘出草图还要喜悦,因为是一步一个脚印丈量出来的。”“雪容融”跑画。今年冬奥会期间,崔献伟的手机响个不停,“很多成员翻出2019年跑的这些路线图案,特别喜欢,还会回忆当时的场景。此外,现在微信上至少有100人向我咨询‘冰墩墩’的具体路线。” 2月4日,北京冬奥会开幕前一个小时,崔哥把自己的跑步软件昵称由“北京崔哥”改为“一起跑向未来”,贴合2022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的主题“一起向未来”。“对我而言,‘一起跑向未来’是跑画历程的一个时间节点,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在传承体育精神的基础上,让更多人融入跑画活动,让健康和快乐共存。” 计划创新跑一次“谷爱凌”人像图 回顾冬奥会系列跑画创作,崔献伟还是有些遗憾,“其实除了‘冰墩墩’、‘雪容融’,我还设计了12幅有关冬奥项目的图,手稿规划、路线编排等都完成了,不过因工作比较忙等因素,没有跑成。”说到这里,他的眼神略显失落,“确实有些可惜,本来是想把冰壶、速滑、滑雪等项目都融入进来。虽然运动项目没跑成,但2021年4月,我们还是跑了2022北京冬奥会会标,充实这个系列。”“系列”是崔献伟在创作跑画时十分看重的一个部分,“我希望跑画可以更具有艺术性,通过多种场景组合出一套画卷,让每一张跑画不仅能作为个体独立出现,更能作为组合,跑出一串故事。”崔献伟不断滑动手机屏幕,向新京报记者展示着跑画团跑出来的十二生肖、西游记、抗疫题材等一套又一套系列作品。“西游记系列”跑画。 一个个系列故事的延续中,崔哥和他的跑画团队伍逐渐壮大,从最初的3个人,到现在近20人,最小的成员20余岁,最大的成员则接近60岁。除了专业跑者,跑画团也在带动更多跑步圈以外的人士参与,不同行业、不同年龄层段的人在跑画中加深了对中华文化的认知。 崔献伟回忆,跑画团曾和来自人大附中实验小学的学生们开展过一次爱国主义教育,带着百余名学生、老师、家长等进行了中国地图的跑画。成员们一边跑一边讲解,孩子们不知不觉增强了对祖国的了解,崔献伟还设计刚好跑9.6公里,寓意祖国辽阔的960万平方公里。 “无艺术不跑画”,崔献伟向新京报记者说,跑不止步,未来他和成员们还会继续尝试更多题材的跑画,内容不仅是“画”,还会有汉字、以及字画结合等。“大地为纸,双脚做笔,汗水做墨,”通过跑画传递艺术、传递健康、传递快乐。眼下,崔献伟和他的跑画团正计划重新跑一次“冰墩墩”,并创新跑一次“谷爱凌”的人像图,“因为谷爱凌是一个励志的女孩子,我们想用跑画的形式,祝福她和中国的冰雪运动走得更长、更远、更快乐。”新京报记者 王思炀 于桂桂 受访者供图编辑 祝凤岚 校对 贾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