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江西权力家族

发布日期:2022-08-01 12:26    点击次数:200

任谁也想不到,一个权力家族的覆灭竟如此彻底!

追根溯源,却源于家族官二代的不知收敛。

先是严嵩办事能力下降,为嘉靖帝所厌,令致仕归乡。随后,其子严世蕃贪赃枉法东窗事发,被发配雷州卫(今广东雷州)充军。

但严世蕃偷偷逃回江西老家,仍然作威作福,鱼肉百姓。最后遭到官员揭发,以谋反罪抄家论处。

至此,权倾朝野20多年的严嵩,耄耋之年轰然倒台,悄然死去。一个牛X哄哄的家族被连根拔起,春风吹不生。

结局令人唏嘘,亦让人深思。

▲严嵩。图源:影视剧截图

严嵩的下场固然可耻可悲,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很多事情的结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严家世居的江西,文化氛围尤为浓烈,历史上从政为宦者不在少数,在明初便有“朝士半江西”之说。在这些赫赫有名的江西朝士群体中,严嵩的高祖严孟衡值得一提,他为官30余载,清正廉洁,人送外号“严青菜”。

严孟衡死后,严家家道中落。从严嵩曾祖一辈开始,近百年时间里,严氏世代布衣,“家无余蓄”,需靠母系亲戚接济。

为了改善家庭环境,严嵩的父亲严淮多年来只有一个梦想:好好读书,奋发向上,争取早日考中进士,光宗耀祖。

奈何,时不我与。无论严淮多努力,每科放榜时,金榜上总不见他的名字。

至严嵩降生时,严父依旧执着读书,渴望出人头地。在下一代的教育上,严淮坚持给儿子“日授诗书,严加督促,不分寒暑”。

好在严嵩自幼博闻强识,懂事较早。家中清贫的环境,再加上父、祖几代人对仕途的重视,潜移默化之下,他内心也逐渐充满了对仕途晋升无法抗拒的欲望。

▲严嵩画像。图源:网络

瞧着严家这个“好宗孙”有望光耀门楣,严家不惜花重金请来名师,精心教导。由此,严嵩小小年纪便出落得风流倜傥,能诗善文。

可惜,严嵩的进步,他父亲无寿得见。在儿子16岁那年,严淮撒手人寰,给负债累累的严家,再添一重压力。

临终前,严淮特地给儿子留下遗言:“若能获成吾志,吾死亦瞑目。”

父亲的话,多年后仍旧回荡在严嵩的耳边。可那时候的他,想要蟾宫折桂,一举登科,简直痴人说梦。

有学者统计,明代儿童一般8岁入学,平均33岁中进士。也就是说,严嵩老实读书晋升,恐怕至少还得再花17年的时间。

普通人家,顶梁柱17年不干活,铁定是穷困潦倒。严嵩若17年苦读书,估计全家都得去喝西北风。

所幸,明朝地方官员大部分都热衷于捞政绩。像严嵩这种政界“明日之星”,他们当然十分乐意帮忙。

有了当地官员的资助,严嵩更加奋发图强,终在25岁那年提前完成了家族重托,中了进士,步入仕途。

众所周知,严嵩日后得以发迹的其中一个因素便是擅写青词。有趣的是,与严嵩同科的弘治十八年(1505)状元顾鼎臣,便是日后“青词宰相”的鼻祖。

▲“青词宰相”顾鼎臣。图源:网络

虽然文笔可圈可点,但刚入仕途的严嵩还是没能力改变家族的贫困境况。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一官系籍逢多病,数口携家食旧贫”。

不过,他的科举成绩十分亮眼,位列全国第五,赐二甲第二名进士出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

从明朝中叶起,“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已成惯例。严嵩初入仕途即任职翰林院,政治前途可谓一片光明。

然而,正当他兢兢业业奋斗时,家乡却相继传来了祖父去世、母亲病重的消息。

他只得交出官印,回家守制。

在家守孝的日子自然是清苦卓绝的,但比起在官场上丢命,他算是冥冥中躲过了一劫。

彼时,弘治皇帝已去世,继位的是历史上著名的玩乐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明武宗朱厚照。图源:网络

由于明武宗的“放任”,皇帝身边的太监“八虎”仗势欺人。这八个人里边,尤以刘瑾为甚。他要求,文武百官每天到衙门上班前,必须到他指定的亲信处报到,否则一律以缺勤罢官免职。

就这样,死在刘瑾刀下的大明忠直之臣不计其数。而严嵩因为回家守制,平安渡劫。

按照规定,守制期满,官员需尽快回京述职,但严嵩并没有这么做。

他找了个理由,声称自己病了,需在家静养。转头便在家乡钤山寻一处僻静之所,关起门来韬光养晦。

他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躲避政治纷争,静待日后东山再起之机。

但此举却给世人留下淡泊名利、潜心修学的印象。当时,严嵩家乡的官员打算修撰府志,他二话不说,挑起重担,历时三年,编出了《正德袁州府志》。因这一年为甲戌年,故当地人亦称为甲戌志。

关起门来忍饥挨饿的日子,严嵩过了整整8年。

直到正德十一年(1516),他感觉了无牵挂,才启程回京述职。

严嵩离开朝堂许久,又无根基,回来当然只能从零开始,继续担任翰林院编修。

不过,经刘瑾等人的打压,正德年间在野苦心攻读、韫匵藏珠的臣僚不在少数。所以,在民间赚足了声望后,回朝的严嵩很快得到朝廷的重用。

正德十三年(1518)七月,作为第六任靖江王朱经扶的册封副使,严嵩首次持节南下。当他完成册封从桂林启程返京时,身在江西的宁王朱宸濠却突起叛乱,挡住了严嵩一行复命的道路。

由于此次叛乱,宁王蓄谋已久,所以刚起之时,整个长江以南地区,兵荒马乱,人心惶惶。

尽管这场叛乱在一个月内即被王守仁剿灭,但随后明武宗又是下江南,又是将宁王放了再抓,种种迹象表明,这个皇帝耽于玩乐,不够务实。

严嵩为人是谨慎的,面对这样的君主,他无法确认自己日后仕途是否通达,能否光宗耀祖。

于是,他又玩起了老伎俩——归隐。

要不是明武宗之后突发意外驾崩,估计严嵩这辈子很难迎来命运逆转。

在回京路上,明武宗意外落水,撑不了多久就一命呜呼。继承皇位的是旁支藩王朱厚熜,史称明世宗。

与明武宗的好动不同,明世宗是出了名的喜静。他在位45年,专注炼丹修仙30年。唯一可与堂哥明武宗相匹敌的是,他在搞事情上不逊色于前者。

▲明世宗嘉靖皇帝。图源:影视剧截图

刚一即位,明世宗就发起了一次“大礼议”运动,要求百官支持他尊奉生父为父,兼祧伯父明孝宗;而不是以明孝宗嗣子的身份入继大统。

那群世受明孝宗、武宗皇恩的大臣,哪能由着这位新皇帝胡来,时任内阁首辅的杨廷和率先带着百官和皇帝杠上了。但明世宗的孝心打动了新科观政进士张璁,在他的帮助下,皇帝顺利执掌朝政,赶走了杨廷和一伙。

这个过程中,严嵩未在史书中显现身影。不过,在明世宗胜利追尊其父为帝的第二年,严嵩即获升任京师国子监祭酒。

要知道,国子监祭酒官虽不大,却是名义上全体国学生的校长,桃李满天下。历史上,韩愈等文坛领袖都当过此官。反观严嵩,十数年来默默无闻,突然荣获京官,想必在幕后他也是极力支持明世宗的,才有此回报。

或许正因为这份“赤诚”,严嵩此后官运亨通,步步高升。到了嘉靖十五年(1536),严嵩位列大明六部长官,为礼部尚书。

那一年,他已57岁。在明朝官场中,像他这种几十年来鸦雀无声的官员,走到这就算仕途顶点了。

可对于半生蛰伏,想光耀门楣的他,游戏才刚刚开始。

这时,在皇帝身边,最受宠的官员当属刚刚入阁的大学士夏言。

▲夏言画像。图源:网络

在很多人眼中,严嵩与夏言是天生的仇敌。但鲜有人知的是,二人在反目之前,私交甚好。

夏言与严嵩皆是江西人,同朝为官的契机,更增进了同乡的情谊。所以早在嘉靖八年(1529),先于夏言入朝为官的严嵩就与前者有了相交。作为明世宗的“拥趸”,二人还曾合力主持了明显陵(明世宗父母合葬墓)的首次祭告仪式。

那时,他们一个是礼部侍郎,一个仅为六部给事中。官位的悬殊,却未让严嵩与夏言内心产生隔阂。他们私下里赋诗往来相交甚欢,甚至后来夏言得蒙圣恩,一步登天,做了严嵩的顶头上司,他们仍认为彼此是自己人。

当得知这位江西小老弟高升,严嵩还曾不惜笔墨为其赋诗一首:

赐犀新宠冠朝行,飞白宸奎照玉堂。

霄汉渥恩承湛露,琐闱清论满朝阳。

君臣合契同鱼水,廊庙抡材有栋梁。

留与词林传盛事,要知明主重惟良。

总之,那时在外人看来,只要夏言有饭吃,严嵩就饿不死。

可这一切,自从严嵩接了夏言的班,当上礼部尚书开始,就变了。

在明代,内阁成员一般兼任六部尚书。能当上六部尚书,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就不远了。

而明朝官员的俸禄,是出了名的低。特别是,按照《中国俸禄制度史》的说法,“除特殊情况外,明朝官员致仕没有俸禄”。这一点,也为当下研究明史的专家所认可。因此,严嵩将不得不为自己接下来的退休生活做谋划。即便他身处的礼部,在明世宗一朝颇受重视,但说白了还是个“清水衙门”。

本着混迹官场多年摸索出来的生存技巧,严嵩很快找到了晋升的门道。他发现,自己的老板明世宗有两大心病:担心皇权旁落,担心短命夭寿。

而针对这两项难题,严嵩总结出了一套法子:只要把皇帝伺候舒坦了,这都不是事!

明世宗为追求长生不老,除了自己宠信道士外,还特别喜欢让大臣写青词做祭祀。谁要写得好,升官加薪都是小事。作为“同道中人”,他会给这群自己人赐法号,让他们天人感应,位列仙班。

如此,严嵩便开始卖力地“表演”了。

明世宗离开紫禁城躲到西苑修道,严嵩屁颠屁颠就跟过去了。

因皇帝自己崇信道教,不戴翼善冠,严嵩就紧跟皇帝步伐,全面换装。当时,明世宗为表示对亲信大臣的重视,特地给包括严嵩、夏言在内的五人每人颁发了一顶用沉香木做的帽子,让他们戴上随侍帝侧。

夏言向来认为正经大臣不按礼法办事,即有失人臣之礼。所以,对皇帝赏给自己的“最高荣誉”置之不理,甚至还据本上奏,要求明世宗更正错误。

眼看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明世宗龙颜大怒。

反观“人精”严嵩,拿到这顶帽子时,就反复擦拭供奉。到要觐见皇帝时,他便戴上帽子,以薄纱罩住,谨守人臣之礼。

严嵩的表现,令皇帝十分满意。因此,当夏言失势后,明世宗首先便想起了他的名字。

嘉靖二十一年(1542)八月,首辅夏言再度激怒皇帝,被罚辞官归乡。顶替他入内阁的,正是为此奋斗了数十年的严嵩。

自入阁之日起,严嵩就主动向明世宗提出,放弃内阁参赞机务大权,专心陪皇帝修仙。

能主动交出权力的,除了他,满朝文武无人能及。可想而知,他的假意换来了明世宗几分真心。

然而,严嵩的表演到底下了些许真功夫。

▲严嵩。图源:影视剧截图

史载,时逾花甲的他,为了拍好马屁,“朝夕直西苑板房,未尝一归洗沐”。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都在皇帝面前勤奋工作。明世宗见了,直夸他是劳模。

放眼朝廷,除了锦衣卫都督陆炳,还有谁能如此“忠勤敏达”?

随着严嵩地位的水涨船高,“讦嵩似污帝”(反对严嵩就是反对明世宗)的局面已然形成。

严嵩入阁的第二年,时任山东巡按御史的叶经就一纸诉状打到京师朝堂。

经叶御史调查,严嵩早在当礼部尚书时,就曾与秦王府、晋王府的宗室子弟暗通款曲,收受二府的贿赂。

此事一出,满堂哗然,就连严嵩自己也表现出一副十分畏惧的姿态。

可没过多久,由明世宗出面,锦衣卫亲赴山东,将叶经抓拿归案,廷杖八十,活活打死。

眼看皇帝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给自己撑腰,严嵩内心难免有些放飞自我。

但已经60多岁的严嵩毕竟有些老朽了,思维上无法快速跟上明世宗的战略重点。于是,为了维护自身已有的地位,他经常上班期间召儿子严世蕃前来帮忙。

▲严嵩与严世蕃。图源:影视剧截图

仗着老爹的权势,严世蕃未经科举即入仕途。先在国子监镀金深造,随后官至工部侍郎。

据说此人身材短小粗胖,声洪而尖,还瞎了只眼,与严嵩的瘦高形象大相径庭,反倒很符合民间百姓心目中刻画的奸臣形象。因此,有些学者认为,严世蕃并非严嵩亲生。

可严世蕃虽然貌丑,但脑子好使。揣测人心,通晓时务,奸猾机辩,严世蕃堪称嘉靖朝第一鬼才。

与父亲多年谨小慎微的行事风格不同,严世蕃做事决绝,天不怕,地不怕。他知道,当爹的一大把年纪了,大权在握肯定离不开他。而长时间以来,严嵩一直受宠于明世宗,说明自己的读心术还是非常成功的。

故而在严嵩授权之余,严世蕃也在朝中大肆培植自己的势力。朝中与地方重要官员的升迁贬谪,他都要插手。

眼见严嵩对其子如此放任,大部分朝臣也都敢怒不敢言,这便导致了严氏父子的势力暴涨。

严家势力最盛时,严嵩的孙女嫁到山东去,做了孔子第64代裔孙衍圣公孔尚贤的一品夫人。严家在京城中的府第,大肆扩张,强占了闹市区三四个街区,亭台楼阁极尽奢华,古玩奇画不计其数。

这些巨大的变化,是从小穷怕的严嵩所不敢想象的。对于儿子的擅权,他不可能不知道。可每一次人员调度升迁,背后都是一笔笔看不见的财富。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笔钱不拿白不拿。于是,在皇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严嵩开始权倾朝野。

封建时代讲究“人治”,皇帝制胜的法宝便是拥有支配一切的权威,令臣下心生畏惧。

一旦臣权大于君权,皇帝便内心不安,故而,明世宗深谙君权与臣权的平衡。当他看到严嵩父子“吃相”日渐不堪时,心中不免也会想起那个宁折不弯、为人清正的夏言。

嘉靖二十四年(1545),明世宗突然复召夏言回朝,空降内阁,荣任首辅,位在严嵩之上。

一时间,严嵩大惧。

他怕的不是夏言夺宠,而是对方为人傲气,又知道自己太多的行贿受贿秘密。

果不其然,刚回来,夏言就对严嵩指手画脚。他大刀阔斧翦除了对方一众党羽,甚至在人前故意奚落严嵩,威胁他要据实奏报皇帝,严惩严世蕃一党。

夏言认为,这样做或许能激发严嵩内心仅剩的良知,让其还能记住从前寒门庶子的辛酸。可他始终不明白,严嵩走到今日的地步,绝非一日之功。

一看对方把自己逼急了,严嵩哪里还管过去情谊。每逢皇帝派小太监来慰问时,他总会给来人准备丰厚财物,想尽一切办法诬告夏言。

严嵩知道皇帝喜欢窥探大臣的私生活,于是故意每夜挑灯撰写青词,表达忠诚。夏言年迈体弱,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当然就交给后辈代办了。如此一来,严嵩在明世宗心中的分量,越来越重了。

为了挽尊,夏言将赌注压在三边总督曾铣身上。曾铣主张收复河套,打残鞑靼,夏言全盘接受。但曾铣的提案,军费开支巨大,极不符合国情。故提出之日起,严嵩就谋划着怎么抓住把柄,踩死两人。

他向明世宗进言,鞑靼人进犯本就是由曾铣开边导致的,而且其人在戍卫边境时,贪赃枉法,结党营私,甚至还私相勾通夏言,贿赂其岳父,以通过收复河套的提案。

首辅与大将结党,不管真与假,明世宗都不打算放过夏言了。

不过,念及旧情,明世宗并没有对这位老臣下死手。反而是严嵩,面对这位挡着自己发财的故交好友,他打算让党羽罗列罪名,送对方最后一程。最终,夏言被弃市。

夏言死后,无人敢重提收复河套之事,鞑靼终与大明相始终。

由于严嵩“卖国”害死夏言的行径,他从前竭力打造的好人设,瞬间塌得粉碎。朝中上下,但凡有点良知的大臣纷纷上书要求严惩恶贼。

兵部员外郎杨继盛不顾官微言轻,毅然上书,罗列严嵩“五奸十大罪”,要求明世宗杀贼正法,却不慎触怒龙威,被记一百廷杖,下狱冤死。

作为杨继盛的好友,新科进士王世贞也因与严嵩作对,家破人亡。

锦衣卫经历沈炼在乡间扎了三个稻草人,比作严嵩、秦桧、李林甫,日日练习射箭,也被严嵩党羽密报谋反,下狱受死。

只因严嵩已然摸透明世宗的性格特点,知道反对者无论如何上告总要扯上皇帝,但自古皇帝皆无错,明世宗若惩罚了严嵩,无形间也相当于打了自己耳光。由是,严氏父子高枕无忧20多年。

然而,像严嵩父子这种烂透的权奸,想要将其毁掉的大有人在。

徐阶就是其中最积极的。这位自称夏言弟子的内阁次辅,自入阁之日起,便始终居于严氏父子之下。

▲徐阶。图源:影视剧截图

起初,他根本不愿依附严嵩。可越是这样,严氏父子越是向明世宗诬告其才不配位。徐阶只能改变策略,主动迎合严嵩。为了搞倒这个“奸臣”,徐阶特地与陆炳交好,通过对方的关系,勾搭上严世蕃。随后,又将自己的孙女嫁给严世蕃的儿子做小妾,以此来自贬身份,尊奉严嵩。

当人获得无限尊崇与吹捧时,难免会陷入自我陶醉中。所以,徐阶所做的,严嵩下意识以为对方学会了官场的规矩。可正如他当初对待夏言那般不择手段,徐阶在替老师报仇这件事上,也是誓不罢休。

徐阶深知明世宗酷爱迷信,便投其所好,举荐蓝道行入宫侍奉皇帝。

这个在朝野间号称“蓝神仙”的道士,为人颇为正直,又能预卜祸福,所以很快就得到了明世宗的青睐。

按照徐阶的安排,蓝道行时不时以神谕的形式,向明世宗灌输严氏父子祸国殃民的罪行。据说某次在扶乩时,蓝神仙借神仙之语称“今日有奸臣奏事”,刚巧,严嵩有事奏报皇帝,明世宗遂对此深信不疑。

随后,徐阶又给御史邹应龙提供材料,让后者检举揭发严世蕃奸贪不法的行径。

双管齐下,严氏父子终于倒台。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逾耄耋的严嵩终于被迫下台,引咎致仕。严世蕃则被革职拿问,发配充军。

到了这个份上,明世宗却依旧没有想对严嵩父子痛下杀手。他犹如过去罢黜夏言那样,心中摇摆不定,反复无常。不多时,又想召复严嵩父子。

或许严世蕃看出了皇帝的心思,故提前一步在流放途中悄然返乡,静待皇帝的二次起复。

但正如严嵩一样,一步步从底层爬上来的徐阶,也十分明白一个道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嘉靖四十三年(1564),巡江御史林润上报,严世蕃在流放途中私自逃回家乡,“乘轩衣蟒,有负险不臣之心,日夜与(罗)龙文诽谤朝政,蛊惑人心”。

很明显,这次揭发,背后少不了徐阶的运作。

对于明世宗而言,这次揭发戳中了他的隐忧:严氏父子犯众怒已久,严嵩行将老死,倒无需担心,但严世蕃年轻力胜,若真有谋反之心,防不胜防。

最终,明世宗下旨将严世蕃押解进京,抄家斩首。

结果一抄家,居然从严世蕃家中搜出黄金三万余两,白银三百万两,各类奇珍异宝不计其数。明世宗决定不再留情,严嵩被没收家产,削官还乡,无家可归。

两年后,明世宗驾崩。

明世宗死后次年,隆庆元年(1567),曾经叱咤风云20多年的严嵩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据说死前,他寄食于墓舍,既无棺木下葬,更没有人前去吊唁。

回望其一生,伴君如伴虎,能陪明世宗走完一生,还未曾伤及自身分毫,严嵩可谓深谙官场生存之道,知冷知热。

只可惜,这样的“人精”,并没有将权位放在做正确的事上面,一错再错,终成让人唾弃的明朝第一权奸!

全文完,感谢您的耐心阅读,顺手点个在看让我知道您在看~

参考文献:[明]严嵩:《钤山堂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明]王世贞:《嘉靖以来内阁首辅传》,中州古籍出版社,2016[清]张廷玉:《明史》,中华书局,1974张德信:《从“寒素起家”到“位极人臣”──严嵩成长道路探析》,《齐鲁学刊》,1997年第4期邓庆平:《重新评价历史人物应注意的几个问题──以严嵩的评价为例》,《新余高专学报》,2005年第3期文革红:《严嵩与明代的权力斗争》,《黑河学刊》,2003年第4期黎业明:《湛若水与严嵩交往述略》,《中国哲学史》,2007年第2期- END -作者丨大唐梁金吾编辑丨艾公子

最爱历史新书今日特惠价

当当 5折封顶,点击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