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没扛住疫情冲击,老牌洗衣店天天洗衣暂停营业

发布日期:2022-05-02 12:28    点击次数:85

记者 | 吴容

编辑 | 许悦

4月26日,广州老牌洗衣店“天天洗衣”在其官方微信号上推送,从即日起,公司将暂停洗衣服务。

对于暂停的原因,天天洗衣解释称,是由于受到宏观经济大环境和叠加多轮疫情冲击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导致洗衣业务量严重萎缩,公司经营陷入困境,无力清偿到期债务。为了化解债务危机,摆脱经营困境,天天洗衣正在实施重组计划,洗衣服务恢复服务时间视重组进展再另行通知。

4月27日上午,界面新闻多次拨打公告上的电话,但并未与对方取得联系。不过,根据天天洗衣天猫旗舰店工作人员的说法,天天洗衣的天猫店系旗下新公司负责,目前线上业务正常营业中。

对于天天洗衣暂停洗衣服务,社交平台上已有一些广州消费者表示,这个几乎在广州每个地铁站都能找到的干洗店“承载了很多回忆”,也有人担忧它可能“又将成为时代回忆”,但也有网友发出“早有预料”的感慨。早在2020年,在百度贴吧等社交平台就有人留言称,跑了多个广州地铁站才找到一家天天洗衣。截至2021年底,天天洗衣门店不到30家,而现在仅有19家门店。

“天天洗衣”品牌隶属于天天洗衣(广州)有限公司,成立于1991年,由卢志基与外商徐湛滔共同投资创立。

创立天天洗衣之前,卢志基从事进出口贸易生意,他观察到,在广州工作的香港商人经常大包小包地把衣服从广州提回香港清洗,是因为当时广州只有五星级酒店、国营洗衣店才有洗衣服务,而且收费不低。市场嗅觉敏锐的卢志基,很快抓住了内地洗衣市场存在的商机。

1991年,第一家天天洗衣在广州怡乐路商圈开出,采用的是当时行业普遍使用的“前店后厂”模式,即前面店面接单,后面机器洗衣服。尽管这一模式在洗衣时间上较为灵活,但单店机器设备投资大、成本高,不利于品牌规模的扩大。

一番考察之后,卢志基决定采用“中央工厂+收衣店”的模式。1997年,天天洗衣出资数千万元,在广州增城建立了一座宣称是当时全国最具规模的全自动化中央洗衣工厂,采用自动的衣物分拣、熨烫 、包装和分类工序,每日可处理近10万件衣物加工。

图片来源:天天洗衣

同时,考虑到干洗行业获客慢,抢客难,以及需要开在有足够的客流量支撑的地方等特性,天天洗衣也将门店选址定在了客流量大的广州地铁站。巅峰时期天天洗衣门店超过200个,几乎广州每个地铁站都能找到它的踪影,而且这些门店还会提供“羊城通”交通卡充值以及移动和联通缴费等服务,以吸引更多的消费者。

进入2010年后,天天洗衣开始扩充业务,与欧洲高端洗涤品牌“安娜”等合作,建立奢侈品衣服、手袋等高端洗涤护理生产线,此外也逐步推出了家庭清洁、洗涤护理等产品。

来到2020年5月,天天洗衣被泰笛科技公司(以下简称“泰笛”)以9.5亿元并购。后者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互联网居家上门服务公司,此前曾拿到红杉资本、招商局创投等的融资。按照并购计划,双方将借助AI用户算法(包括根据用户下单的时间、小区分布、衣服材质等来对用户进行分析),以推动后疫情时代洗衣行业的数字化升级。

但这些动作在疫情面前似乎无济于事。

疫情的反复让居家隔离时间变多,当人们居家办公时,会放松对职业着装的规范,从而减少了对专业干洗的需求,这让天天洗衣的订单大减。陷入被动局面的并不止天天洗衣一家,洗衣行业在疫情来袭后受到不小的冲击。根据某数据平台显示,2019年干洗相关企业注册量达2.3万家,但疫情来袭后,2020年前3季度仅新增了1.3万家干洗相关企业,同比下降了21%

一位广州天河东路社区洗衣店的老板对界面新闻表示,干洗店并非那么刚需,不是每个人天天都拿衣服去干洗店,再加上近年来运动休闲风的流行,一些公司也推出了“便装星期五”政策,这让人们穿着职业装的时间变少,对干洗的需求也在减少。

中国现有近40万家社区洗衣店,周围环境竞争激烈,也是导致干洗店陷入被动的原因之一。一家社区干洗店一般投资为几十万元,投入成本并不低,包括加盟费、设备费、门面租金费等。竞争分散了客流量,部分门店一年赚的利润仅够勉强维持房租,一旦疫情来袭,便会导致收入太低而无法维持干洗店日常开支,随之而来就是闭店。

疫情期间,已有不少洗衣店在进行自救。

根据上述洗衣店老板的说法,一些干洗店将自己定位为“便利店”,也就是不断拓宽经营范围,不仅是西装等职业装,Polo衫、卡其裤等服装都被包括进来可以提供清洗服务,同时提供充卡等优惠活动;也有洗衣店开始承接奢侈品、高端产品的护理业务,但这类产品的护理有着一定的难度,并不是每家都能承担;更多的门店还是在进行门店、服务优化,比如借助疫情期间对门店装修进行更新,技术设备也在进行整改,另外会注重上门取、送衣等服务细节,以增强客户粘性。